自拍 世博 郵局正妹 天空 隨手拍 

鬼祟(三)

如果你相信精神存在於靈魂,那麼生命無常就不那麼令人害怕了。續接上一回.....

經過這件事之後,王學長和大餅學長打死也不肯再住這房子,當天下午兩人就先後到同學家借宿,等找到新出租處後,就要搬離此地,而我也打電話回家,媽跟我說明天(星期六)上課完之後回家一趟,先幫我收收驚,去去霉氣,至於新的住宿地方,她再想辦法。而最慘的可以說是黃學長了,孤身一個人在台北,沒地方去,和房東商量的結果是他先和房東去住在房東他兒子家,而房東打算找一個風水師來看看到底這房子出了什麼問題。本來房東也要我過去擠一擠的,但房東兒子家實在太遠,而我明天上完課也要回家了,所以在我央求之下,他們兩人決定陪我再住一晚..........現在想想,要不是有住那最後一晚,我可能事情始末都還搞不清楚。

那天晚上我早早就上床睡了(我睡上舖),就在我將睡未睡之際,突然覺得蚊帳抖了一下,我睜開眼睛一看,頓時睡意去了七八分,三....三隻蟑....蟑螂就附在我的蚊帳外面慢慢爬來爬去,在經過那麼多事件之後,人已早是驚弓之鳥,一股寒意竄遍全身,我大喊:『學長,學長!!』,隨即翻身坐起,拿起棉被就要往蚊帳打下去,看能不能把它們震開。正當我要打下去之際,我一眼便瞥見學長就坐在我下面k著書,剎那間一股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他聽不見我的叫喊??』我用力的叫著『學長,學長!!』我自信以我當時的音量,就算是傳到大街上也綽綽有餘,可是坐在僅離我數公尺遠的學長竟然充耳不聞,自顧自的看書。我的心彷彿被鐵鎚重重的鎚了一下,回億起中午從醫院回來時大餅學長和王學長的對話:『喂!王公,到底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突然被驚醒,然後就發現喘不過氣來....』

『媽的!這些死蟑螂,難不成連蚊帳也鑽的進??.......』

我的手在發抖,額頭在冒汗,我一生從沒那麼絕望過,我被孤立了,被遺棄在這小小的蚊帳中,我的心被無邊的恐懼齞咬著,我第一次感到我的生命正在一點一滴的流失。我整個人縮在床角,哭了出來,口中一直唸著阿彌陀佛,但是情況一直沒有好轉,那三隻蟑螂仍附在我蚊帳外面到處爬,不時用那噁心的觸角從蚊帳的孔中伸進來,彷彿就要鑽進來似的。突然間,一團黑影打中了蚊帳,蚊帳劇烈的晃動了一下。我用淚眼模糊的視線往外一看,剎那間全身的血液彷彿被凍住似的,天啊!!我發誓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大的蟑螂,差不多有半個手掌心大小,全身黑的發亮,在腹部更有一條白紋。它爬動著,像王者一般,其它的蟑螂都靠過來圍繞在它旁邊,它腹部的白線隨著它的爬動而不時噁心的蠕動著............

我哭喊著,垂憐任何一個我知道的神祇能幫助我,但不曉得又從哪裡飛來兩隻蟑螂附在蚊帳上,我實在是無法想像,想像蚊帳爬滿蟑螂的情景。我內心吶喊著:『我要崩潰了,我要崩潰了!!』漸漸的我感到有點暈眩,蚊帳間的空氣彷彿被抽出一樣,我感到呼吸越來越急促,而蚊帳就好像被抽出氣體的皮球一樣,慢慢的扁了下來,我看見那蟑螂的身影越來越近,越來越大............

當我醒來時,已經是豔陽高照,我趕忙坐起來,往四周審視一下,一切竟是那麼的美好,天花板是天花板,蚊帳是蚊帳,桌子是桌子,我伸手摸了摸臉,摸了摸身體,呼~~還好是實在的。我匆忙下了床,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學長挖起來問個究竟,但學長說昨晚一切安好,他也沒聽到我的叫喊,他想了一想跟我說:『會不會你做惡夢了??』這麼一說我倒有點胡塗了,可是昨晚我是清醒的呀!!難不成....腦袋中浮出了那張飄在煙霧中的人臉和那印在鏡子上的手印.............

我看一下手錶,已經快十點了,算了,翹課吧!我把行李收了收,要求房東送我到車站,回家了。回到家,媽媽早已等著了,吃了不曉得是什麼麵,又跨過不曉得什麼東西,媽媽還要我把衣服脫下來說要送去給什麼法師收驚,又叫我去拜拜祖宗牌位和家裡供奉的觀世音菩薩,媽媽跟我說:『明天一大早去路口廟拜一拜吧!!』路口廟,顧名思義就是在路口的一間廟,說大也不大,小小的一間,可是在我們鄉下地方也算是不錯的了。我從來沒去注意它拜的是什麼神,也從來沒去注意這間廟到底叫什麼名字。反正每當街頭巷尾有什麼事發生,大家就去那裡拜一拜就對了。

或許是家裡祖宗有庇佑吧!一夜無事。早上起來時,媽已經去買菜,爸也不在,雖說是一夜安睡,可是就是有一股我也說不上來的奇怪感覺纏繞著我,我不暇細想,隨便穿了穿,便往路口廟走過去......到了廟口,正要進廟門,突然間有人從我背後拉了一下,我回頭一看,沒人!!或許是這幾天下來的神經過敏吧!我想。跨步又往廟裡走去,可是這次我確定了真的有人在拉我,我趕忙回頭一看,奇怪,真的沒人呀!!而心中那股不對勁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進廟再說!我用力的跨進廟門,就在那一剎那,我感覺有東西從我身上被剝離了,我一個俍蹌,跌坐在廟裡。

雖然人已經在廟裡了,但不安的感覺卻不減反增,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整個人也浮燥起來。我拿了一把香,點燃了它,走到供桌神像前,說來奇怪,那時後我心中絲毫沒有請祂保佑我的意念存在,相反的,我卻想趕快離開這座廟,我胡亂拜了拜,正要把香插進去香爐的時後,一個東西抓住了我的視線,那是一隻蟑螂,飛快了從供桌的一角爬上了供桌上的四果,然後消失在水果的縫隙之間,我心頭一震,香丟在地上,轉身就要奔出廟門,突然間覺的頭皮一癢,我伸手一抓,竟然從我頭髮上抓下了一隻蟑螂,接著腳一麻,一隻蟑螂竟爬上了我的腳,我跳起來,連忙抖動雙腳,把那隻蟑螂甩開,我大聲叫喊著,聲音在整間廟裡迴盪著,那時廟裡還有一個管廟的老先生坐在廟口附近,但他竟一動也不動,彷彿生活在另一空間似的。蚊帳裡的事情瞬間湧上心頭,我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發抖了起來。接著一隻蟑螂掉了下來在我的肩膀上,我大叫一聲,啪的一聲就把它打死在我自己的衣服上,我抬頭一看,天啊!!廟裡正中的梁柱上竟爬了七八隻的蟑螂,而那隻我前晚見過的巨大蟑螂,赫然就在正中央。它不僅在它的腹部有一白紋,在翅膀上也有兩個白點,在通體發黑的身上看來特別顯眼。

我雙腳幾乎就要軟了下去,手臂一癢,竟又有一隻蟑螂無聲無息的爬了上來,我用力一掌,把它整個就打碎在我手上,我要瘋了,我真的要瘋了,我聽到我自己喃喃自語:『跟它拼了,跟它拼了!!』

突然間我似乎聽到另一個聲音,我不曉得是不是我當時意識不清,但它確實是說:『快跑,快跑!!』我的腦袋一下子被拉回現實上,我鼓一口氣,拔腿就往廟門衝去,接著飛身撞向廟門。那時廟門早已開著,跟本就沒有門,但奇怪的是我仍飛身撞去,因為我隱約覺得我被困住了,我一定要撞出這個空間!!就在我的肩膀抵達廟門時,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接著我整個人摔出了門外。我趕忙爬了起來,肩膀痛的要命,就在這時,我感到有一個東西從腦後襲來,我回頭一看,一團黑影劈面就衝過來,我還來不及伸手擋,那東西已經撞了上來。但說來奇怪,那團黑影就在要撞上我之際,突然頓了一下,就好像被什麼東西阻檔了一下,接著就往下掉,我不暇細想,拔腿就往我家裡衝去.........

到了家裡,不安的感覺仍沒減去絲毫,我可以感覺到它還在我身邊,我背靠著我家供奉祖宗牌位的桌子不停喘氣,腦中想起了有關大黑蛾的傳說。(有看過司馬中原先生所著路客與刀客小說的讀者應該知道)那是一種鬼物,被祟的人活不過固定歲數,而且會一代一代被祟下去。大黑蛾祟人的方式是躲在麵食之中,讓人不知不覺的吃下去,從此就註定了被祟的命運。而按照小說內的說法,你若不把它抓到,它必定要祟到你才方休。我心一橫,到廚房拿了一罐殺蟲劑和一個碗,來吧!!

那時是大白天,日正當中,整間屋子明亮亮的,我往四周仔細的瞧了一遍,沒有半隻蟑螂的影子。空氣好像僵住了一般,我可以感覺到它正慢慢的迫近........

突然間,客聽一角有個養萬年青的瓶子從桌子上無緣無故的摔了下來,ㄎㄨㄤ一聲水花碎片四散,就在此時,一個黑影從瓶子裡衝出,飛快的沿牆角飛行,我一咬牙,一個箭步上前,拿著殺蟲劑就往它噴下去,沒想到它竟一轉身,直直的就向我衝過來,我跟本沒想到它會來這招,等我意識到已經太慢,它整個身子已經在我眼前,但就在此際,在廟門發生的事又在重演一次,它好像是是撞到了什麼東西,身子往後一彈,跟著就直直掉落,我想也不想,也不曉得哪來的勇氣,就在它落地那一剎那,我一翻手,ㄎㄚ的一聲就把它罩在碗裡了,它在碗裡橫衝直撞,震的我的手都發麻,但漸漸的裡面沒有了動靜,我隨手在桌上拿了幾本書,把碗重重的壓在下面,一屁股股坐了下來,不知怎麼的卻哭了出來,那是一種長久被壓抑後放鬆的感覺,我真的哭了出來。過程雖只有短短數秒,但請相信我,我永遠也忘不了那石光電火的瞬間。

故事就這麼結束了,大家一定很想知道那隻蟑螂的下場,其實我也很想知道,當那個法師掀開碗時,我並不被允許在場,聽我父母說,當碗掀開時,雖沒有像小說中那隻大黑蛾一樣化成一灘血水,但確實在地板上看到三滴類似血液的液體,而那隻蟑螂,就這麼憑空消失了。截至目前,我仍好好的活著,我想,這件事應該結束了吧!!

至於那個臉和那個手印是什麼身份,那時我並不知道,後來我長大了,才漸漸對我的家族史有點了解,而它的身份也在一次奇妙的接觸後被我了解了,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av女優aioa片日本a片色情a片成人影城A片下載情色色情網站色情影片嘟嘟情人色網成人網站18成人成人圖片區成人貼圖站微風成人做愛成人短片性愛三級片無碼a漫h漫自拍貼圖85cc免費影片走光成人電影成人影片A片A片下載情色貼圖情色色情a片a片a片翻譯 翻譯 租屋
創作者介紹

心情汽車保養

mtqvpnwljrdp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