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民 汪詩敏 首爾 運動 魏蔓 

逆境中力爭上游
這是在今周刊看到的文章小故事,覺得內容很棒,很值得與大家分享,所以po上來blog,若有侵權,請告知喔!

    

█撰文/吳錦勳破屋柴堆裡的英文高手、國際標準舞世界冠軍、颱風水患中揹著父母逃生,立志將來要換一間不再淹水的房子……,貧窮的孩子,就一定沒有夢想嗎?據家扶中心統計,去年底台灣生活在「貧窮線」邊緣的兒童少年達到八萬餘人之多,已達全國兒少總人數之1.61%,他們散居台灣各地,不常受到注意,他們的臉孔、故事放置在台灣最熱門的權力鬥爭、弊案、名流、成功賺錢術……之後,顯得無足輕重。《聖經》〈馬太福音〉第25章:「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多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像連環套,一代套住一代。但在這個時候,也有一群孩子用自己的方式,打破這種贏者通吃的「馬太效應」。在台灣當前最缺乏夢想的時候,他們用夢想,支撐起一片天空。曾雨婷、林秉穎、陳俊翔和陳俊智兩兄弟,都是家扶中心資助的「自強兒童」。他們內心有一把往上燒的火,逼著他們上進,只要給他們一把梯子,他們就會努力爬上去。他們每個都是八萬分之一的力量。八萬分之一看來很微小,但他們是台灣最原生、最樸質的生命力……。
           █柴堆邊苦讀出母親的最大驕傲 山上女孩以英語縱橫全國破屋前,傳來陣陣朗誦英文的聲音:「Mary has many friends……」。遠遠乍聽,這個英文像水龍頭的流水那般順暢,不僅沒有腔調,各種細微的轉音都清楚分明,讓人驚異在這偏遠小村落,怎來外國人講話?走近前,才發現原來是個臉廓分明的太魯閣族小女孩。今年國一的曾雨婷,捧著英文課本在柴堆間、鴨寮前埋頭誦讀。她的家離花蓮市還要一個半小時車程,外地遊客來這通常直奔紅葉溫泉,根本不會注意這個瑞穗小山村。█勤奮練習加天分 窮孩子成為全國英文冠軍她家方圓幾十公里內,最多的動物就是乳牛,在這樣的窮鄉僻壤,不要說看不到英語補習班,其他教育資源更是奇缺。但自從國小五年級接觸英文以後,雨婷就深深為英文著迷,國小六年級時,她在一齣話劇演一棵即將被砍伐的老樹,她用英語哀求說:「不要砍了,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給你,只剩樹榦了。」她入戲很深,說著說著便真哭出來了,不僅感動自己,也感動了評審。這次話劇,她拿到全縣國小英語話劇優等獎。之後,她又卻憑著勤奮練習,以及原住民特殊的語言敏感度,超越很多每天上英文補習班的小朋友,擊敗全國各學校好手,拿下全國國小英語朗誦優等獎。三年前,雨婷的家還在緊鄰河谷的破屋裡,一次颱風,秀姑巒溪溪水暴漲,淹過她們家,她們一家四口只好住進雞寮。後來才在隔壁地勢高一點的空地蓋了鐵皮屋,成為他們一家四口棲身所在。七月的炙陽鎮日烤著鐵皮屋,風很燥,即使屋頂灑水器不斷噴水,但屋裡溫度仍是相當高,讓汗像水龍頭一樣,流個不停。曾媽媽搬來兩把電扇,吹出的風更熱。客廳裡兩張舊書桌,是撿回來的,但雨婷夏天幾乎都趴在地上做功課,她說:「因為地板比較涼。」沒想到也因此趴出她的好成績。她從小到大,在書法、舞蹈、國語文及網頁製作各方面都有很好的表現,共拿過一百多張獎狀,小小的客廳地板根本就鋪不下。過去四年來,雨婷都受家扶的幫助,上了國中依然保持在班上前十名,「只有考上公立學校,媽媽將來才能輕鬆。」她收起一大疊獎狀,靦腆地說:「這是一種肯定自己的感覺。」█努力尋求肯定 人生除了上進別無它途她從小便渴望肯定,她因為早熟懂事,很早就敏感察覺自己前面的道路,除了努力,她的人生別無他途。自從懂事以來,她就知道爸爸耳朵不好,曾先生年輕時在高雄當鐵路臨時工,開隧道時一不注意被火藥炸聾耳朵,人生也大受影響。雨婷說:「小時候都沒印象和爸爸講話,現在大了,每次要和爸爸講話,都要像音樂會的指揮家一樣比手畫腳,爸爸才能勉強猜到我的意思。」有時候講了半天,爸爸聽不懂,雨婷只好喪氣說「算了」,爸爸一急就提高音調尖叫「你到底要講什麼啦!」久而久之,全家要嘛不講話,要嘛就得提高音量溝通。█父親耳疾又體弱 家計靠母親一肩扛起曾先生的眼神,深邃而陰沉,我們來採訪,他也流露出很想了解的神情,他像是活在默片般的無聲世界裡,被迫與我們隔離在另一個世界。因為聽不到,曾先生個性內縮,朋友很少,常常一個人靜靜做事,他靠「自學」讀脣語和家人溝通。我們採訪時,他露一下臉後便躲在屋後整理玉米。因為有耳疾,年輕時又患過肺結核,冬天常犯哮喘,曾先生無法繼續工作。有一次,村人採收柚子,好心找他當貨車司機,結果人家正要把柚子倒進車櫃裡,他就噗噗把車先開走,結果柚子撒了一地,老闆蹲在地上一邊撿一邊罵,他又猛地倒退,差一點把老闆撞死。老闆「驚到」,立刻把他辭頭路,「從此他怕人笑,更不敢外出工作。」自然,持家的重擔就落在曾媽媽的肩膀上了,雨婷還小時,她一手牽她,一肩背弟弟,走十幾公里山路,幫林班工人煮飯,一天只賺幾百元工錢。還曾遠到台北縣鶯歌,每天在建築工地綁鐵絲,「反正哪裡有錢賺,我就要去!」現在,曾媽媽每天三點半就得起床,到附近的瑞穗牧場清理牛舍,擠牛奶,沒有假日,更沒有過年。人可以休假,但乳牛的奶可是不會等人的,她一個人要做兩個人的工作,爽朗自嘲說:「你們過年穿新衣,我過年穿雨鞋。」母親微薄的薪水,持家不易,雨婷每年都跟父親到深山上幫父親採劍筍,小學三、四年級時,她就跟弟弟兩人在河道旁的稻田,幫忙插秧,雨婷說:「冬天也得下田,冷冰冰的田水凍得我一直發抖。」看見媽媽每天工作兩班,每到下午四點媽媽要上工時,雨婷便換下學校制服,挽起袖子,拿起工具幫忙媽媽消毒乳牛乳頭。她說:「一次幫忙擠牛奶,大便像炸彈一樣炸下來,濺得我整身都是。」她呵呵笑出來。長年的勞動,曾媽媽有一雙粗壯的手臂,她不擔心自己一身爛衣,蓬頭垢面,反而露出笑容說:「我最大期望在孩子,我們怎麼苦沒關係,有人說我老也沒關係,兒女好就好了。」█成為母親的驕傲 也希望父親可以聽到晚上下了工,曾媽媽還和雨婷一起做「晚課」,她只有國小畢業,英文一字不識;但為了鼓勵雨婷,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充當雨婷的測驗老師。她手拿課本念出一個中文詞彙,雨婷便將英文拼在紙上。有時候,遇到連媽媽都看不懂的國字時,她便回頭問女兒,「每次看到女兒會我不會的語言,我就覺得很驕傲!」往往女兒做功課做到深夜,她怕女兒害怕,就地睡在客廳陪她。有時候,曾先生站在一旁,看著母女張著嘴巴,說說笑笑,也很想參與。雨婷說:「有時候,爸爸靠過來,摸摸我的肩膀,好像是鼓勵我,他站在旁邊聽,一副很想聽懂的樣子。」雨婷想起她之前讀過美國作家海倫.凱勒故事(假如給我三天的光明),天生眼盲的美國作家海倫.凱勒藉由觸覺,發現一個全新的世界,她想著,如果有三天光明,她便可以讚歎大千世界。雨婷始終無法想像那是一個怎樣的黑暗,她學著海倫.凱勒用毛巾蒙住眼睛走路,體會那種見不到光明的恐懼,「我很不安心,走一走就怕跌倒。」她也不能理解自己父親聽不見的世界,有時候,耳聾的父親會怯生生問:「你在念什麼?」雨婷會用英文回答說:「I am studying English.」她爸爸依然露出不解的神情。雨婷低頭囁嚅地說:「我英文好,要是爸爸也能聽懂就好了。」鴨寮前的破柴堆,是她一個人苦讀的角落,書本裡,她聽得見寂靜內心深處的共鳴。
  █單親貧戶的瘦小舞者 舞出難以數計的世界冠軍森巴音樂一響起,林秉穎就像是著了魔法的精靈,站直身軀,抖動雙腳。█登台前的上妝 是母親給予的最大定心丸秉穎的音感好,彈性強,雙腳隱隱浮現淡淡的腿肌,在快節奏的音樂裡,她面帶笑容、輕捷跳躍彷彿毫不費力,身上的舞衣也隨著變動不定的舞姿,幻化成流動的七彩線條。這個時候,她是天下最快樂的人,台下展露笑顏的還有她的母親,「她跳舞時,可以整天不吃飯,別的家長幫小孩準備雞精補品,秉穎統統不要,她只要跳舞。」她媽媽不可思議地說。林媽媽沒因家窮而要女兒死讀書,限制她的興趣,相反,她愛看女兒在台前發光發熱,自己躲在黑暗角落欣喜落淚。每回出去比賽,選手一個個出場,在所有舞者中,秉穎身材常是最瘦小的。林媽媽不管到哪裡總是一張素淨的臉,她從不化妝,也不懂化妝;但為了要讓女兒和別人同樣耀眼,她託人買化妝品,向別人的媽媽學化妝。上台前,她總是不厭其煩地幫女兒打粉底、上蜜粉,最後才由秉穎自己抹上淡藍眼影。這個上場前母女間照例進行的儀式,無形中成為秉穎最大的定心丸,她今年才國二,就拿過十個世界冠軍,家裡獎牌、獎杯多到她自己都記不得了。她原本不知道自己那麼愛跳舞,小學四年級時,看到別的同學在跳舞,回家就要媽媽也給她學,「我就是純粹想跳、就是跳,我就是很喜歡。」她無法解釋為何如此熱愛跳國標舞。她只知道,那一年,她父親剛過世不久,因為肝癌,從發病到去世,壓縮在很短的幾天裡,那時才八、九歲的秉穎不太理解發生什麼事。她朦朧回憶著:「爸爸去世隔天清晨,我五點醒來,我知道爸爸走了,但是不敢到醫院看爸爸最後一眼……。後來放學回家,一個人在家,看著空空的房子,很空虛、很無聊,不像以前,爸爸會陪我。」家裡最重要的柱子倒了,秉穎的母親在新店市公所任雇員,每個月兩萬出頭的薪水,三分之一全部拿出來給秉穎學舞。從舞衣、舞鞋到學費,全是龐大的開銷,但為了維持小女兒的興趣,林媽媽咬牙苦撐,「不想讓別的小朋友覺得我們家很窮,讓秉穎跟姊姊感到自卑。」秉穎脫下身上惟一一件最昂貴的二千八百元舞衣,坐在地板上,林媽媽立刻幫她按摩腳踝,前幾天,秉穎練舞時不慎扭傷,她還忍痛跳完舞曲。現在腳踝處還有「膏牛屎」(青草藥)留下的青綠印跡。她並不怕疼,只是不願意讓母親失望,她知道這一切都得來不易。下了舞台的秉穎,卸掉脂粉,戴起眼鏡,像個平凡的學生;如果只看這時候的她,絕不會令人聯想她站在台上風采,尤其,當她半瞇眼睛的冶豔風情,遠遠超過她的年齡,兩相對比,更令人驚異她剛才跳舞奔馳的能量何其巨大。█無力負擔鋼琴 在電子琴聲中揣摩雄渾音質林媽媽也說:「她一上台就很有氣勢,可是在台下就變得很害羞,台上台下很不一樣。」也因為如此,她總是盡量支持秉穎的興趣。她們住新店一處老公寓三樓,客廳空出一塊,是要給秉穎在家練舞的,有時需要舞伴練動作,身量同樣瘦小的媽媽,便摟著她纖細的腰肢,一會兒仰臥,一會兒旋轉……充當她的男伴。就連去年秉穎獲得總統教育獎,她用這五萬元獎金學鋼琴,母親也大力支持,但昂貴的鋼琴,林家買不起,就用電子琴代替,秉穎努力在電子琴鍵中,揣摩鋼琴雄渾的音質。秉穎拿出她珍藏的三雙舞鞋,每一雙都曾陪她征戰南北,她無限憐惜地撫摸這些舞鞋,「即使有些不能穿了,鞋底磨壞了,我也要留下來,因為都是紀念。」這些小小的Stephanie舞鞋,也是她與母親共同走過艱辛的印記。她的人生,在森巴、恰恰、倫巴、鬥牛、捷舞……的節奏裡,一支支舞曲中,找到了方向,「跳舞打開我的世界,我希望能夠繼續永遠跳下去。」她看一眼媽媽,認真地說。(更多精采內容請見《今周刊》502期,各大便利商店均有銷售)
      


 

徵信社 台南徵信社 桃園徵信社 苗栗徵信社 北部徵信公司 新竹縣徵信社 桃園縣徵信社 宜蘭市徵信社 新店烏來徵信公司 宜蘭市徵信公司 宜蘭縣徵信社 中壢市徵信公司 北部徵信社 台北徵信社 宜蘭徵信公司 桃園市徵信公司 新竹徵信公司 中永和新莊徵信社 新竹縣徵信公司 北台灣徵信公司 桃園縣徵信公司 台北徵信公司 桃園市徵信社 中壢徵信公司 大台北徵信 中壢徵信社 嘉義徵信社 雲林徵信社 宜蘭徵信社 南投徵信社 彰化徵信社 基隆徵信社 竹北徵信社 花蓮徵信社 高雄徵信社 新竹徵信社 台東徵信社 台北縣徵信公司 基隆市徵信公司
創作者介紹

心情汽車保養

mtqvpnwljrdp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